比特币价格下挫,矿工群体关机止损:有矿主已亏损上亿

随着比特币价格近日来的大幅波动,矿工群体正在迎来持续暴击。连番下跌中,比特币价格已经击穿多个矿机成本价格,即挖矿得到的收益不足以支付电费和管理费。根据国内最大的矿池之一鱼池的数据,包括蚂蚁S7、T9,阿瓦隆A741,以及神马M3等较老的矿机型号,早已到达关机价格。

持续暴跌中,有矿工已经开始清盘,将矿机二手转卖。一位在新疆拥有超过两千台矿机的矿工对腾讯《一线》表示,在这几天的行情中,他总共挖到30多个比特币,按照目前报价,收入260万元,但是同期电费高达280万,“这相当于越挖越赔,干脆关机算了。”

但关机并不意味着止损。另外一位拥有超过两万台M3矿机的矿工表示,这些矿机在一年多前市场报价超过万元,“托了好多关系,加上我采购量比较大,所以才以6000元价格买入。”但在如今的币价和算力下,这些矿机因为已经到达关机价格,因此二手专卖也无人问津,“基本相当于一堆破铜烂铁,单是两万多台矿机,就相当于亏损超过1个亿。

这与一年前,在矿机的销售重地深圳华强北市场,腾讯《一线》见识到的景象截然不同。彼时比特币单枚价格逼近10万元大关,市场燥热下,能够带来巨大财富的矿机,供需严重失衡。原本出厂价万元左右的矿机,被爆炒到超过3万元的价格,但依然供不应求。

“只要你有货,你就是大爷。”一位商户称。一些矿工淘汰下来的二手矿机,也成为被追捧的对象。“比如说蚂蚁矿机S9,一些矿场因为种种原因不干了,或者买了最新机器淘汰下来了,一台还可以卖到两万多块钱。”

四川的一位矿场主就经历了这样的疯狂,他在2017年底将矿场更换下来的旧矿机,委托华强北熟悉的商户转手卖掉,“用了一年的二手机,居然比我当初买的价格还要贵。”

特朗普为了这份特殊的友谊,现在又突然搬出了中国!

也真是难为特朗普了,为了这份特殊友谊,不仅得罪了国内外很多人,还又让八竿子打不这的中国躺枪了。

故事,还是那桩跨国谋杀记者案。按照CIA最新的报告,他们确信,应该是沙特王储直接下令谋杀了《华盛顿邮报》的沙特籍记者卡舒吉。

CIA的报告,让特朗普很生气。要知道,沙特王储和特朗普家族关系非常好,而且,沙特国王年事已高,王储被认为是事实的统治者,如果对王储制裁,那意味着美国和沙特的关系,有可能玩完。

特朗普去年上台后,第一次出访,不是传统的加拿大英国,而是沙特。很简单,沙特专门给他开出了1100亿美元的前所未有的军售大单作为见面礼,还特意给他颁发了黄金勋章。

按照特朗普的生意经,沙特这个国家确实是太好了。

去年,美国和沙特的总贸易额是456亿美元,其中沙特出口201亿美元,进口是255亿美元,美国有顺差啊。

更主要的是,沙特出口美国的,主要是美国需要的石油;而美国出口沙特的,是飞机、汽车和军火,1100亿美元军火,相当于几年的美国对沙特出口了。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肥肉,特朗普实在舍不得啊。

因此,哪怕国内媒体闹翻了天,特朗普仍旧在希望大事化小、和稀泥。

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特朗普说,CIA现在就得出这种结论“还不太成熟”,尽管很可能是对的。至于沙特王储是不是凶手,“我不知道。有谁真的知道呢?很多人都说不知情。”

至于土耳其提供的谋杀现场录音,特朗普说,他没有理由去听,因为这“太暴力、太邪恶、太可怕了”。

CIA,你瞧瞧,你们把特朗普总统折腾得多拧巴啊。

但如果CIA的情报是真的,特朗普就没有理由不对沙特制裁,怎么办?

11月20日,白宫特意发了一个声明,进行舆论引导。很多媒体注意到,声明的开头就是“美国优先!”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去年他和沙特谈判后,沙特同意在美国投资4500亿美元,其中1100亿美元将用于购买军备,结论就是:“如果我们愚蠢地取消这些合同,俄罗斯和中国将会获得巨大利益,他们会很乐意和沙特签署新的合同。这就是美国直接送给他们的大礼。”

意思也是很明确的:

第一,沙特是大金主啊,1100亿军火,4500亿投资,不能得罪金主啊。

第二,我们如果不卖,俄罗斯和中国肯定会卖,那美国不就傻到家了。

也就是说,美国可以象征性惩罚一下,但军火还必须卖,那么多钱,不赚白不赚,更不能让俄罗斯和中国赚啊。

这里面有两个数据,一个是1100亿美元军火,这个以前特朗普多次吹嘘过;另一个就是4500亿投资,这还是特朗普第一次公布。

《金融时报》就不解地地:不清楚白宫是如何得出4500亿美元这个总投资数字的,也不清楚它指的是什么时期。这个数字大约相当于沙特2017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5%。

这个庞大数据,要么是沙特又送上了厚礼,要么特朗普随口又编了个数据,至于真相,谁知道呢?

但一切也是很清楚的:什么道义不道义,但卖军火还继续要卖,这对美国好处大大的。在特朗普眼里,赚钱最重要,其他统统给我靠边站。

但特朗普,你想卖就卖,事实上,沙特的武器,就美国货最多。这起案件,与中国八竿子打不着,你不能为了找借口,就什么事情都往中国身上搬吧。

白宫这样的声明,就把和特朗普同属共和党的重量级参议员、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科克气得够呛。他转发了这个声明,然后加了一个评点:我从没想到,有一天白宫会兼职做了沙特王储的公关公司。

唉,科克参议员,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有特朗普总统在,奇迹还在不断发生!

加州最致命山火谁来负责?美国内政部指责激进环保组织

导语:美国内政部部长瑞安·辛克表示,激进的环保组织宁愿烧毁整个森林,也不愿砍掉一棵树或者让森林变得稀疏。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内政部部长瑞安·辛克周二表示,导致加利福尼亚州历史上最致命山火发生的部分原因是环保人士对森林管理决定提起的诉讼,他们一直试图阻止森林砍伐等森林管理行为。

辛克周二在一次关于加州山火的电话会议上对记者说,“激进的环保组织宁愿烧毁整个森林也不愿砍掉一棵树或者让森林变得稀疏。”辛克称,环保组织已经提起诉讼要求停止政府对森林的管理。

辛克没有具体说明他所说的激进环保组织是哪些,并表示称他不想指出他们。他还表示,其他因素如气温升高、历史上罕见的干旱状况以及大量的死树和垂死的树木也是此次山火爆发的罪魁祸首。

生物多样性中心——一个就森林管理问题起诉过政府的环保组织的项目主任兰迪·斯皮瓦克表示,从2009年到2017年,联邦政府的576项涉及到加利福尼亚州的森林管理决定仅遭遇了38起诉讼。为此,斯皮瓦克认为,当辛克说加州山火发生的部分原因是由于激进的环保主义者时,他实际上没有任何根据。斯皮瓦克还表示,气候变化和易发生山火的森林地区的增加才是造成这次破坏的主要原因。

据报道,自加州山火11月8日爆发以来,已经发现了79具遇难者的遗骸,山火还严重摧毁了拥有近27000人的比尤特县天堂镇。辛克在访问遭加州山火袭击的社区后接受布莱巴特新闻网采访时首先指责了环保人士。

另一位环保人士、地球正义组织的主席阿比盖尔·迪伦则认为,指责绿色组织比抑制与高温和干旱相关的排放要容易。他表示称,“这里唯一的激进分子是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他们利用气候悲剧来为从事木材行业的朋友谋福利。”

淘宝总裁蒋凡:虚拟内容和实物商品的结合会是最大的商业机会

阿里巴巴在过去15年在零售产业里,本质上只做了一件事,就是解决信任问题。

文 | 乔芊

11月16日,由阿里巴巴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共同举办的2018双11“看中国”高端思想论坛上,阿里巴巴副总裁、淘宝总裁蒋凡发表了题为“电商生态下的新产业”的演讲。

以下为经36氪整理编辑的演讲实录:

双11在今年做到2135亿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电商在过去15年发展到今天,已经变成了传统产业,因为基本上所有人都在做电子商务。今天的主题叫做新产业,我在想最近、包括未来几年,究竟是什么东西推动产业发展?

第一件事是人工智能技术在零售领域的广泛应用;第二件事是内容和社区改变了信任模式,从而改变了消费者的购物决策的模式,进一步催生了全新的零售商家。本质上我觉得人工智能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物理世界的运转效率,而数字世界的意见领袖改变了人们消费决策的方式。

说到人工智能,淘宝可能是全世界最大人工智能的应用,这其实不是未来的愿景和故事,在今天,淘宝上有无数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

我们不仅在用户体验方面有变化,也给商家提供很多工具。过去商家有很多广告素材,营销的广告位,展示的内容,今天我们人工智能的系统可以替代90%的工作,可以让绝大多数的内容自动产生,未来在智能设计、智能客服,智能物流等方向都会有非常大的突破,这件事可能比我们想象得要快。

我自己判断,未来三到五年,我们可以看到在零售领域,人工智能带来的非常大的变化。

很多人会问,是不是很多人会失业,我觉得一定会有一些旧产业、旧的生产力会被淘汰,否则也没有新产业,但也一定会有更多新的零售业态,零售服务业态出现,带来新的就业机会。

第二件我想讲的是,在内容和社区的新的互联网环境下,零售业态的变化。阿里巴巴在过去15年在零售产业里,本质上只做了一件事,就是解决信任问题。信任是一切的基础,有了信任才有互联网交易,我们推出支付宝,推出商家的信用体系,推出芝麻信用,都是围绕信用在做。

而今天内容和社区这样新的模式的出现,本质上是创造了新的信任模式。

我举个例子,双11薇娅的一场直播卖了上亿成交额,背后是为什么,是她的几百万粉丝因为相信她,所以买她推荐的东西,包括小红书上有很多kol,因为用户相信他们,所以相信他们推荐的产品。包括我们做的直播,短视频等内容载体,都是增加这种信任关系,所以交易效率在提升,有新的场景和市场增量产生。

在传统零售时代,品牌是建立信任的关键点,他们通过传统媒体的广告也好,建立了消费者的信任,在互联网时代,在内容和社区时代,kol就是未来时代的品牌,他们用新的方式解决了信任问题,催生了很多全新的产业。

刚才提到人工智能带来产业的消失,那未来最大的新产业之一就是在虚拟的数字世界里,创造内容。虚拟内容和实物商品的结合会是最大的商业机会。

刚才我讲了信任的重建,因为有这个变化,很多新产业慢慢在发生。以淘宝为例,因为内容的出现我们创造了百万级别的新的岗位,从前台的平台,到内容创作者,到网红主播,商家,视频创作基地,新的供应链服务,比如ip交易市场,形成了一套全新的产业分工,创造了新商家出现。

过去两三年,商家结构发生了大变化,有大量新商家出现,用全新的经营模式和信任体系带来了快速发展。这不是一个故事,而是发生的事实。今年,直播已经带来了千亿级别的年度成交额,它已经不是点缀,而是未来商业模式的主流。

小程序浪潮下,刚刚换帅的“今日头条”还会有机会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俊世太保

张一鸣卸任今日头条CEO,这个消息从17日的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一传出就引发了诸多猜测,而新任CEO陈林首次亮相也为我们带来了期待许久的今日头条小程序,这家内容分发巨头如今的战略重心正在发生着微妙的转变。

张一鸣卸任背后,今日头条不再是字节跳动的核心

自2012年任公司CEO,今年35岁的张一鸣执掌今日头条已超过8年,此次卸任,将今日头条交给产品负责人陈林,即预示着张一鸣将重心放到管理公司整个层面,也昭示着今日头条阶段性退出了历史使命。

实际上,早在去年今日头条就已经把公司对外全部的名称介绍改为了“字节跳动”。

根据行业数据调查机构QuestMobile的统计,2018年第三季度中,今日头条的月活跃用户数达到2.54亿,而上升势头明显的抖音则是2.31亿,两者的差距已经抹平。除了抖音之外,西瓜视频也贡献了1.16亿的月活数据,火山小视频与FaceU也贡献了不小的用户规模。

这些数据足以说明今日头条早已不再是字节跳动唯一的旗舰,张一鸣的野心是构建一个像BAT一样的生态的,这一点从今日头条发布传闻已久的“小程序”产品也能够侧面看出,因为BAT都已经验证过了,小程序能够承载更多元化的功能与价值。

但请注意,这一次发布小程序的是“今日头条”,而非字节跳动,与早前发布的抖音小程序之间也没有相互打通。

由此可见小程序实际上是今日头条推出的另一个内容工具产品,俨然没有像BAT那样将小程序上升到战略级的高度。正如新任CEO陈林所言,“小程序是一个给内容生产者提供的延伸变现工具。文章、微头条、小视频、账号主页都是适合内容创作者变现的小程序入口,他们可以推出自己品牌的生产内容,也可以通过广告获得收入。”

这一点也并不难理解,在大多数人眼中,以及在BAT对小程序的定位上来看,小程序更大的价值在于其入口,乃至平台的价值。

但对于内容起家的今日头条而言,Feed流的内容依然是其入口,而小程序则更像是一个承载某些特定功能的工具,正如今日头条创作者平台总经理张超表示,“创作者可以通过小程序提升内容的服务能力,并提高收入”。

头条小程序某种程度上只是完善其内容生态的一步,让流量和交易相关联,提高内容带来的流量转化效率。

相比之下,BAT对于小程序的重视则是战略级的,覆盖超过6亿用户,总数超过100万款的微信小程序自不必多说,一开始微信便给了大量的资源倾斜;虽属阿里系,但与阿里集团目前平行的蚂蚁金服则是直接成立了小程序事业部,全力发展小程序生态;百度智能小程序虽然上线稍晚,但在千亿流量投入下,百度智能小程序仅用了几个月时间,月活用户便突破了1.5亿。

小程序的存在不仅仅只是针对内容创作者,背后还有更多庞杂的开发者生态,电商、工具、游戏、本地生活服务无所不包。

从这个角度而言,对于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而言,小程序实际并非战略及产品,它们也还没有拿出非常清晰地规划路径,更没有破釜沉舟打造小程序生态的决心。

头条小程序的矛盾与冲突,服务与内容之间存在互搏

字节跳动没有下定决心构建小程序生态,很大原因在于其本身的基因,今日头条的基因是内容产品基因,无论是今日头条、抖音,还是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其特点都是依靠内容吸引流量,然后通过广告的形式变现流量。

这样成熟套路让字节跳动可以不断买流量回来,然后在自己高效的流量变现机器中快速变现。但这种成功的路线图也很容易让字节跳动陷入自己的舒适区,例如最近其推出的懂车帝等产品,本质上依然还是在复制此前今日头条们成功的例子。

对于小程序而言,小程序并不是一种或者一个程序,而是一种服务以及服务的承载方式,它本身就是为了提高服务效率而诞生的,但对依靠内容流量起家的今日头条,其基因却与服务很难相关联。

小程序的服务属性决定了小程序一定要在场景内才能发挥其价值,但在实际的流量分发过程中,今日头条却并没有提供这样的场景。

从字节跳动本身的发展来看,小程序本身也和流量变现体系冲突。

对于微信而言,小程序的开发者并不是微信营收的主要贡献者,微信希望营造的是一个生态,让更多的服务功能在小程序上能够实现,从而丰富微信这个生态。

但对于头条而言,内容创作者们依靠内容创造了流量,头条利用流量变现并与创作者们分成,倘若内容创作者能够依靠小程序拥有更多非头条体系内的独立变现方式,头条原本引以为傲,甚至是赖以生存的内容-流量-广告变现的体系便受到了冲击。

所以很大程上,头条小程序,最后大概率会和早期的「头条内容电商」一样,也即后来的「放心购」,可能又是一个半死不活产品。

「头条内容电商」认为用户看了文章,就会很自然而然的去购买文章里提到的商品,而「头条小程序」则是认为用户还会进一步有了更多的服务需求,两者实际上殊途同归。但正如今日头条一直强调「我是一个内容分发平台」,用户实际上也只是过来看看资讯的。

如果我们把「悟空问答」看成是一个知识问答小程序,那么其就变成一个最值得探讨的案例。

这款曾经承载着今日头条的「社交梦」被战略性放弃,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款产品虽然有着头条的流量支持,但其本身靠导流和砸钱买内容的方式积累起的用户并不够稳定。更重要的是,问答不同于普通的内容推荐,问答的核心是知识传递,因此也与教育行业更像。

在教育行业竞争中,品牌往往是第一决定性因素,知乎多年以来积累的口碑和品牌,也让人们在有问题希望得到更优质的解答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会是知乎,而非悟空问答。

凭借流量和算法,今日头条可以让几乎所有内容做多精准匹配,但「知识」的消费场景却始终没办法建立起来,最终也没办法建立社区氛围。

对于开发者而言,场景、用户、流量三者缺一不可。用户的消费决策往往具有很强的目的性,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有明确的目标。小红书的内容电商可以成功,这是因为用户来这个平台的目标本来就是为了「找到什么值得买」,「头条内容电商」做不起来,这是因为用户来这边就只是为了看新闻,同样的逻辑在头条小程序身上自然也适用。

今日头条可以在短视频、问答以及短资讯等领域不断复制成功,那是因为Feed流可以让获取信息的效率大大提升,再借助算法匹配兴趣标签让人成瘾。

依靠流量和算法,头条在内容领域几乎横扫一切,但算法和流量并不是万能的,尤其是没有消费场景的所谓「精准流量」,即使能实现目标用户和服务提供者的流量上的精准匹配,这也是当涉及交易的电商、金融、本地生活等方面,今日头条鲜有建树的底层逻辑。

连接一切的急迫,以及竞争对手们强大的护城河

在头条小程序正式上线之前,抖音小程序早已悄然出现,如今两者之间也存在着颇为微妙的关系。

一方面,两者之间虽然可以共同一套开发代码,但如同微信和手Q彼此独立一样,实际上的用户数据都早已不再互联互通。另一方面,张一鸣卸任今日头条CEO后,陈林作为继任者和新上位者张楠在字节跳动内部也会不可避免的产生竞争。

当然,这或许是由于今日头条和内涵段子最初的成功是依靠这种类似于“赛马”的方式,今日头条在一个新产品上线的初期往往也都采用这样赛马的方式——同时开发多个新产品,每一个投入少量资源,快速迭代和淘汰,看最终谁能够脱颖而出。

这种打法对于一个产品而言是一种非常节省资源,且高效率的方式,但显然不适合小程序这种生态级的事情,毕竟小程序需要的是大投入,导入更多的已有资源,最终构建起生态的闭环与壁垒。

在生机大会结束之后,今日头条和腾讯的公关再度爆发口水战,“头腾大战”显然不会在短期内结束,但从腾讯刚公布的Q3财报来看,社交网络广告收入破纪录的高速增长,却预示着今日头条在短期内还没办法给微信造成威胁。

因为很大程度上,今日头条基于流量的变现,而微信却是基于用户的变现。

BAT每一家都投入了足够多的弹药,且找到了小程序与自己所拥有的场景的结合点。

对于支付宝而言,交易本身就直接关联着服务,人们需要为服务付费,这是阿里做小程序的优势;

对于微信而言,作为如今最高频使用的App以及微信支付这个新撒手锏,小程序是微信进一步提高其App内连接服务效率的一种方式;

对于百度而言,其本身做的事情就是信息的分发,用户用百度的大量搜索需求就是为了了解自己能够获得什么样的服务,以及怎样获得优质服务,而小程序则能够让用户在这个闭环上得到更好的体验。

相比BAT,头条系的生态布局仍然相对单一,即缺少熟人社交、零售等生活服务类目的布局,也没有形成支付闭环,很难想象现阶段的今日头条能把消费、O2O生活服务、游戏、工具等各种场景带到平台上来。

从首批上线的头条小程序就不难看出,包括头条小店、猫眼电影、小米商城和58 同城生活助手等,都具有很强的交易属性,头条迫切需要借助这些合作伙伴建立新的服务生态。

对BAT来说,小程序是他们自身战略的延伸,“连接一切”则是小程序生态最重要的关键词,无论是通过交易、搜索还是社交,其实本质没有区别。

小程序之所以能够成为移动互联网一股新的颠覆性力量,很大程度上也在于连接,这不仅仅是超级App在生态内部为开发者带来流量和用户,更在于将数据和用户在生态外开放给开发者。

记得「微信登陆」功能内测时,微信曾官方表示,这是继微信支付和小店等功能陆续开放后,微信“连接一切”的能力又一次升级,如今「微信登陆」可以和无数个第三方应用连接,成为它们服务和数据的统一展示平台,而这也是小程序得以上线最重要的一个前提,微信想象力远超所谓「内容分发平台」的逻辑也在于此。

对于今日头条而言,头条小程序从一诞生面临的竞争压力就将是空前的,这种压力即来自内部,也来自外部。“在最完备的内容平台”与“连接一切”之前,今日头条仍然需要作出一道选择题。

曾经的电商教父,逼马云道歉,今差阿里2万亿,身价相差300倍

商场如战争,商场上面瞬息万变,一着不慎就有可能会被自己的竞争对手所超越。就比如曾经的电商教父,曾经如日中天,但是在十年之后就被马云超越了。

他就是郭慧聪,慧聪网的创始人,1992年创办了慧聪公司,主要做信息分类工作,在刚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天天在大街小巷收集信息,当时的老百姓想要买东西,就得看他的信息杂志。

而随着互联网大潮的到来,2000年的时候,他选择了将杂志搬到了网上,改名为慧聪网。而同期,马云创立了阿里巴巴,也是去做电子商务。而在当时,慧聪网的发展比阿里巴巴好多了,业内流传这么一句话:北慧聪,南阿里,郭慧聪就是乔峰,马云就是慕容复。

2003年,慧聪国际在香港上市,一夜之间创造了126个百万富翁,资产一跃达到了100多亿元,打出风头,那时候慧聪网就是电商的老大哥,阿里就是小弟。

在2003年的时候,马云在做起来淘宝之后就发话了:就算用望远镜,也找不到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在哪里。郭慧聪就不高兴了,这句话很明显就是不把慧聪网放在眼里:马云能说出这种话,不是中国其他的所有企业家的无能, 就是马云他自己无知。马云不道歉,我还没完。

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阿里巴巴的发展越来越好,慧聪网却慢慢的悄无声息了。现在很多人都知道阿里巴巴,但不知道慧聪网。两者差距也是越来越大了,阿里集团市值突破了2万亿,而慧聪网只有60亿元,马云身价更是郭慧聪的300倍,多次进入福布斯排行榜,并曾夺得多大陆首富,郭慧聪却慢慢的悄无声息了。

只能说,这两个人之间的格局真的不一样,马云看到了未来,郭慧聪而是斤斤计较,或许领导人的格局不同,也就决定了两家企业的命运了。

男生宿舍聊天记录遭曝光,一起吐槽双11,网友:我花了1万块

双11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不知道大家的双11是怎么度过的,是不是剁手了呢?其实很多人都已经剁手了,毕竟是一年一度的抢购节,大家又怎么能够放过呢。

虽然当时买东西的时候心情很好,而且热情高涨,在抢到东西以后心情更好,只是很多人在买完以后心情恐怕就不是那么好了吧,想想你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一想到这里,心情是不是立马就变了?

最近有一个大学生在网上分享了室友之间的谈话,全是关于双11的,无非就是双11买了多少东西,而且很多人基本上都是用蚂蚁花呗买的,因为这样可以提前付款,到时候再还。

虽然买东西的时候很让人兴奋,但是买完以后大家也就有点犹豫了,准确来说是惆怅,毕竟接下来大家可是要还欠款的。

现在有很多学生都会用蚂蚁花呗,无非就是希望能够提前多用一点钱,但是用完以后早晚是要还的,尤其是在双11这一天,很多人买的东西比较多,这就牵涉到了更多的还款。

网友们的双11也是非常精彩的。

网友一

我双11的时候买了几个电器,现在心都在滴血,差不多花了1万块,不过又没有办法,必须得买,但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因为真的很便宜,比平时便宜了很多。

网友二

说到双11就有点生气,双11的时候买了一台电视机,结果送过来的时候屏幕烂了,现在正在办理换货,但是时间之漫长让人有点无法忍受。

网友三

我觉得双11买东西并不是那么明智,想必很多人都看过报道,有些厂家故意在双11之前把价格涨上去,然后再把价格降下来,其实你去买的时候价格比平时还贵呢。

调研显示:7成消费者计划在“黑五”花费超过2000元

中新网11月20日电 为深入了解跨境网购用户在年终购物季的消费行为,近日亚马逊中国联合数字100进行了相关调研。数据显示,“黑色星期五”已经成为最受跨境网购用户关注的年终购物节之一。在今年即将到来的黑五购物狂欢中,高达7成受访者计划在即将到来的黑五大促中花费超过2000元,75%受访者计划选择亚马逊海外购及亚马逊海外网站进行跨境网购消费。受访者表示,在黑五期间购物的主要目的依次是为自己购买必需品、给家人买礼物和抢购超值折扣,其中约8成受访者在黑五选购商品时最关注商品质量和品牌知名度。此外,逾4成受访者表示黑五购物期间的痛点依次为物流速度慢、商品清关过程中被税、判断正品难度大和退换货问题。

北京消费者:最爱为家人“买买买”

调研显示,全国多数受访者普遍表示,在即将到来的黑五他们主要计划为自己、父母和孩子而消费,北京受访者也不例外,但在“计划为亲戚消费”的占比中,北京居全国之最。在购物品类方面,护肤美妆、鞋包和个人护理是全国多数受访者计划购买的前三大热门品类,而北京受访者对此表示他们不爱个护爱服饰,服饰位列北京受访者最爱购买的第三大品类。

上海消费者:“精打细算”实至名归

“是否为正品”是全国多数受访者在跨境网购中最关心的因素,上海受访者除了关注正品与否外,对于商品运费及关税的关注度居全国榜首,“精打会算”实至名归。全国多数受访者表示在跨境网购中,最倾向于购买来自美国的商品,但上海受访者不同,他们对来自日本商品的喜爱远超美国。

广州消费者:更关注食品与健康

调研显示,广州受访者对食品与健康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计划在黑五期间购买食品与保健品的意愿相比其他城市而言更高。全国多数受访者还表示在跨境网购中最倾向于购买来自美国的商品,广州受访者除了网购美国商品外,他们购买台湾、香港商品的占比也远高于其他城市。为自己购买必需品、给家人买礼物是全国多数受访者在黑五期间的主要购物目的,然而广州不同,为抢购超值折扣以及感受购物乐趣而参加黑五的受访者居全国榜首。

深圳消费者:跨境网购的“中流砥柱”

在即将到来的黑五,护肤美妆、鞋包和个人护理是全国多数受访者计划购买的前三大热门品类,深圳也不例外,但深圳受访者还对手表配饰表现出了极大的关注,其占比居全国榜首。全国多数受访者普遍表示在即将到来的黑五,计划消费2000-6000元,而在黑五计划消费超过10000元的人群中,深圳消费者占比最高,可谓是黑五跨境网购的“中流砥柱”。

杭州消费者:对支付方式毫无顾虑

全国多数受访者表示在跨境网购中最倾向于购买来自美国的商品,而杭州受访者不同,他们更青睐韩国与日本的商品,且排名不分前后,并列第一。在最近一年,全国多数受访者在跨境网购时为自己消费的金额最多,而杭州受访者除了为自己消费外,为家庭消费的支出也高于其他城市。杭州作为中国“无现金第一城”,其受访者表示在跨境网购时丝毫不会担心支付方式的问题,选择有支付方式顾虑的占比在全国排名最低。

当初开网店一年赚300万,如今化身佛系卖家,每月赚点零花钱

今年互联网上有一个热词,那就叫做佛系。很多事情都可以和佛系扯上关系,例如,佛系学习,佛系工作,佛系卖家。这个佛系主要的意思,在我看来就是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任你千变万化,我自怡然不动。但是,很多生意人要是用上了佛系这个词,那么未必是一件好事。最近在职场新闻区看到了一位读者分享的经历,下面一起来看看:

想当初咱做淘宝那个时候,生意确实好做的很,几乎是稍微有点儿头脑,在淘宝上给人搞个小店儿,每年就能赚个几十万。这个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我们那边有个村,一年能干好几个亿的销售额,确实很厉害,但是现在也凉了,看到你们在一个个叫苦,我也来说说自己的经历,凑凑热闹嘛~想当初哥也是能够年入300万的人,但是现在,几天过去了,约束两天,活脱脱变成了一个佛系买家,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什么价格战?恶意商家冲击整个品类的体系,刑台出手乱搞,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都是经历了个遍。但是咱们作为个人在家又有什么办法呢?所以说还是佛系一点比较好,每个月赚点零花钱,但是说实话,自己的心也被放大了,又想出去找份工作,都觉得没意思。

事出必有因,出了这样的问题,在我看来,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因素:

第一、没有构筑壁垒

我们应该都听过一句话,那就叫做筑高墙,缓称王。用在电商上,我觉得应该就是,在行业红利期的时候,一定要构建自己的壁垒。这个壁垒可能是技术上的,可能是渠道上的,也可能是金钱上的,无论哪一样,自己必须要占一头。否则当整个市场成熟了之后,一些有实力的财阀直接砸钱,就能把你搞定了,毕竟你没有任何的壁垒。人家长驱直入,一下子就把你这号高地给攻占下来了,那么市场很快就被蚕食掉了。

第二、竞争意识不强

从这位读者留言的语境中,我们可以得出,他说自己已经转化成了一个佛系卖家。那么我们就不难看出,在网友的竞争意识好像并不是太强,相信我们还没到双11这种节日,刚看一些新闻报道的时候,大多数电商公司内部都是杀伐气十足。又是脑袋上绑着一个红布条,又是敲鼓,又是放炮的。当然啦,在这里也不能够这么武断的来分析,人家有可能把重心转移到了别的地方,电商自己只是顺手做一下,赚点零花钱玩一玩。

但是最近这几年电商确实不那么好做了,不知道大家对于电商这个行业有什么想说的,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拼多多越火,代表中国人越穷”?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大家好,欢迎来到科学那点事,今天为大家科普的问题是:“拼多多越火,代表中国人就越穷”?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2018年,拼多多带着大众的舆论,还是成功上市了。对于这个结果,很多人都表示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一家“山寨”产品泛滥的企业,也可以上市,这简直就是中国社会的逆生长。在这个消费升级的年代,居然有一家企业,是靠冒牌产品和假货,成功杀出了一条血路。此时,社会中出现了另一种说法,“拼多多越火,就代表了中国人越穷”。那么事实真的就是这样吗?

其实,在拼多多的假货里,透露了中国的1个真相。虽然现在国内经济发展越来越快,但是中国有80%的家庭,月收入依然没有超过3000,很多人对这个数字感到很意外,但这确实是事实。从下图中的平均数也能看出,月收入不到两千块,就是现在中国大部分人的现状,所以,拼多多的商品,就是他们的重要输出。

因为这里的商品很多并不是假货,对人体没有太大的伤害,很多产品只是接着大牌的品牌效应,来增加自己的销售额,而这种“山寨”的能力,在国内也非常常见。尤其拼多多的主体用户,基本都是农村或者乡镇的朋友,在这里,大家对产品的质量或者是版权,并没有太多的保护意识,更多的人,可能还是要看一件商品的最终价格,所以,拼多多有了这些人的支持,才走到了今天。

总之,拼多多其实也算抓住了一部分用户的消费心理,大家对产品的最终效果不会太执着,而用户这种心理,也成就了今天的拼多多。而这种低消费,高追求的生活方式,就是中国人最现实的现状。

那么对此,你是怎么看的呢?你认同“拼多多越火,中国人越穷”的说法吗?

币圈“水逆”,暴跌与高危漏洞

这周头两天似乎成了币圈玩家的灰色工作日。

自昨日起,比特币与虚拟币市场就陷入了暴跌之中,而今天下午,虚拟币及比特币的下跌进一步加快,24小时内跌幅一度超过17%,价格跌破4300美元,价格跌破矿机成本价格,中小型矿工濒临崩盘。

据国内媒体报道,分布在国内新疆、内蒙等的部分中小型矿场,在持续下挫的币价中,已经无奈将矿机二手转卖清盘。一年前售价高达两万一台的矿机,二手转让价仅为1000多元。除此之外,也有算力托管平台发出了清盘公告。

于是朋友圈出现了各种画风,有人拍案吐槽行情,

有人转发段子。

只不过屋漏偏逢连夜雨,某交易平台系统又被曝出存在高危漏洞。

根据BCSEC报道,近期DVP去中心化漏洞平台收到一个关于区块链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系统的通用高危SQL注入漏洞。目前使用该系统的交易平台超过100家,该漏洞可使攻击者绕过交易所原本的限制,违规修改信息,或在未授权的情况下删除交易所的数据。

据DVP平台研究分析,该漏洞由于交易平台系统中部分业务单元模块数据处理存在缺陷导致,进行细粒度化对比后发现此交易平台存在问题模块的系统源码有在网络中流转或买卖交易,经调查发现网络中公开流传此系统的源码均以”币胜网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名称命名,时间最早可追溯至2016年,具体系统开发商相关信息不得而知,目前在互联网上搜索任然可以搜索下载到该套系统源码。

该系统部署仅仅几分钟即可实现,也正因如此,众多区块链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如华币数字交易平台、国际云网交易平台、亚太国际交易平台、FLITB国际交易平台、极交所交易平台等)都使用的该系统,通过FOFA系统(网络空间测绘系统)检测使用该系统的平台目前的全球分布区域如下图所示。

该系统年久失修,源代码流传于网络上,几经多个版本演变,通过对比可发现均采用相同的框架开发。使用该系统的交易平台及平台的用户均面临重大安全风险,即使有安全防护措施的平台仍不能保证不受影响。

暴跌的行情加之高危漏洞,币圈最近也算迎来了一波“水逆”。

小米尬舞:海外互联网服务变现受阻,难逃硬件公司质疑

文|氢媒,作者|Leo刘尊

11月19日,小米集团公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当季小米集团营收508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49.1%。经调整利润29亿元,同比增长17.3%。其中国际业务、IOT以及生活消费品、互联网服务的同比收入增幅分别达到112.7%、89.8%、85.5%。

这一看似完美的财报也为股价打了一针兴奋剂——涨幅一度接近5%。

但冷静一看,海外收入占总收入43.9%的小米,在国际化方面其实一直在尬舞。

「洋毛」不好褥?

单看手机业务,小米的盈利模式可以简单看作:种草(卖手机)、养羊(获取用户)、卖羊毛(出售互联网服务)的循环。

在国内,小米已把这一套玩得驾轻就熟——每次财报都有一句「得益于中国大陆变现能力增强,我们XXX增长XX」。

这一季度,在小米手机于国内市场(无论是份额还是销量)基本上是在原地踏步的情况下,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仍同比增长85.5%至人民币47亿元。草没多,羊没变,小米硬是褥出了更多羊毛。

但在海外市场则恰恰相反,小米是「遍地种草养羊,始终褥不出羊毛」。

在Q3财报中,小米的海外互联网服务收入占互联网服务总收入4.4%。

Q3的互联网服务总收入是47亿元,简单一算小米的海外互联网服务收入是1.88亿元。这相对于本季度小米在国际市场223亿元的收入相比,可谓不值一提。在508.46亿的Q3总营收面前更是「九羊一毛」。

要知道,8岁的小米国际化战略已经走到了第4个年头,且在多个海外市场势如破竹甚至是领头羊。在这样的背景下拿出这1.88亿元的成绩单,实在是差强人意。

可以看出,目前小米的小金库主要在国内,它在海外市场的互联网服务变现方面,遭遇了困境。

这就造成了一个尴尬局面:小米在国际舞台上看似长袖善舞,舞台下却都是些不买票的围观群众。

这种尴尬局面必将为小米带来一些后果:

利润增长受限

小米的海外扩张是以走销量,牺牲互联网收入进行的,是一种亚健康状态。众所周知手机硬件销量再高,利润也薄如纸片。海外互联网服务变现受阻,小米为维持利润增长和股价只能不断提升国内MUI的广告、游戏、互联网金融等服务的收入。但这终究是会碰到天花板的——用户对于广告的吐槽,以及此前小米推荐的P2P爆雷都是例子。

难逃「硬件公司」的批评

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Q3占总营收比例为9.3%,而在招股书中,2017年Q1该数字占比还有10.9%。小米一直在强调自己是互联网公司,但事实是:小米的硬件公司属性,越来越「硬」了。市场给它一个低估值不是没理由的。

用户白白流失的压力

小米互联网服务变现的基础是用户,但用户是会流失和「失活」的,根据研究公司Counterpoint的一项调查,全世界的消费者平均21个月就会换一次手机。小米在这不到2年的时间内,如果在海外互联网服务变现方面迟迟难以推进,就可能白白失去用户。别忘了,在海外可没有国内如此多的「死忠米粉」。

可见,海外市场的互联网变现,可能将成为小米国际化面临的最重要课题。

海外用户不发烧

海外市场的互联网服务变现,小米到底为何迟迟难以推进?

一是因为Google阻挡。

小米的互联网服务收入靠的是广告和游戏,包括 APP 预装、应用商店的广告、APP 下载、小米授权运营和代理运营的游戏等等。但在海外市场,Google Play 才是 Android 手机应用的分发平台,小米的话语权几乎为零。

二是因为小米为「冲量」售出的多为中低端手机。

在印度市场大量售出红米获取了一大批消费能力不高的用户,自是不必多说。我们来说说小米在Q3财报中多次提到的西欧市场。

西欧市场较为成熟,且低档位手机在诺基亚衰落后就一直空缺,甚至名不见经传的国产手机wiko都能凭低价斩获3%的市场份额。

小米入欧可谓空降。根据Canalys的资料,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在西欧市场出货量同比增长386%,按智能手机出货量算,排名行业第四。IDC也显示2018Q2小米在西欧出货量达104万。

然而,它吃掉的近是wiko和其它手机的一部分份额,打开的仍是低端市场。至于高端的三星跌掉的份额,则被华为吃掉(欧洲是华为最大的海外市场),几乎与小米无关。可见,即使是人均消费水平较高的西欧市场,也难救疯狂铺量的小米。

当然,小米早已开始培育印度、俄罗斯等国家的互联网服务变现,比如在印度推出小米音乐和小米视频,但无奈受制于多重因素几年来进度缓慢。

第三,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小米对用户价值挖掘的乏力。

互联网公司的基本估值模型为:单用户价值×用户数量。单用户价值提供了变现的深度,用户数量提供了变现的广度。小米在海外拥有相当可观的用户数量,但单用户价值却正被白白「浪费」。

众所周知小米在国内依靠MIUI圈定了最早的一批极客米粉,进而推出第一代小米手机配合饥饿营销走出极客的圈层。走向大众以后的小米是通过厚道的价格以及不断营造的粉丝文化让用户埋单。因此它背后很大程度玩的是情怀和粉丝经济。

正如那句品牌口号:为发烧而生。

然而,这种温和、厚道、颇具情怀的方式需要媒体、用户、时代趋势等多种因素长期发生化学反应形成。就目前来看,国外用户不发烧,更没理由跟着你尬舞。

一方面,海外不像国内有如此多的「死忠米粉」,也没有经历过来自MIUI论坛的极客自发推广、米粉节的粉丝自发转发,更没见过雷军激动人心的关于5%承诺的演讲、B站上疯狂转发的视频、几乎每天上头条的LOGO。让他们发烧的基础几乎不存在。

在海外,小米与用户几乎就是传统的买家卖家的关系——甚至大量地区的手机就是挂在超市冷冰冰的货架上而非温馨的小米之家。绝大多数用户没法理解小米在国内米粉心中代表的归属感、情怀、厚道。

另一方面,对于粉丝文化的培养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如荣耀会专门建立论坛供用户相互交流,且要做到3分钟回复。小米在这方面可谓有心无力。小米Q3财报称:互联网服务分部销售成本由2017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9.8亿元增加51.2%至2018年第三季度的人民币14.9亿元,主要是由于因用户流量及参与度增加而产生的基础设施服务开支增加所致。

这还是在国内的互联网服务分部销售成本,如果在国外要大力提升互联网服务,推广成本无疑将剧增。

此外,不少国外市场如欧洲市场是全球对知识产权管理最为严格的市场,这导致一方面,小米需要不断地推高专利费用——2015年小米收购了博通公司31件无线通信专利;2016年从英特尔购买了332件美国专利,从微软手中购买1500件专利;2017年,小米从诺基亚手中购买专利……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从品牌层面而言,经历过多次专利纠纷的小米已成为不少国家严重的侵权嫌疑犯(当然,其他国产手机也都没起到正面作用,如2014年3月,在英国战场上,华为和UPI公司发生长达三年的专利纠纷,华为被颁布「禁售令」)。

写在最后:

在国际舞台上,小米一直在尬舞。

尴尬之处在于:虽然海外市场的手机销量屡创新高,但「卖的出手机,卖不出服务」;尴尬之处还在于,以冲量为首要目标的小米,在低价手机迅速占领市场后由于成本的不断推等原因,自己无力发掘用户深层次价值。

为发烧而生的小米终于发现:发烧原来不会传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