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QQ流水的青春:聊我们这代人的往事,只能翻聊天记录了

/杜雅萍原天涯论坛书话版主

看到网上很多人纪念腾讯成立20年,忍不住也回想了下,至少在过去的十七八年间,我的生活、工作中一直没有离开过QQ。回望过去的十多年,聊天记录里印刻了我(们)整个青春。

QQ影响了至少一代人。这是一次互联网文化的强势渗透,也是从世俗文化进入虚拟文化的开始。作为这个时代的见证者与参与者,回望过去的十多年,内心有太多的感慨。

第一次注册QQ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那时候网络是需要拨号的,有的台式机启动貌似还需要用到软驱,呃,软驱这个东东,20岁的小伙伴们压根没见过吧。那时候我们的毕业论文就存在软盘上。20年后,鬼知道我们要用什么上网,笔记本、手机,会不会也像软盘一样被淘汰?

从大学到现在,我用过的电脑、手机换了好几代,只有QQ号一直在用。最初上QQ,是纯聊天,QQ最好用的几年与bbs火爆的时间同步,那时在天涯论坛、豆瓣,以及大大小小的论坛上,天南海北的朋友为了某个社会热点、某种学术思潮,吵得热火朝天。论坛上都有私信的功能,我方辩友发了三封私信后,互加QQ,然后在QQ里商量战略战术,然后回到论坛协同作战。

我在一个相对闭塞的地方读大学,有了网络,有了论坛,让我眼界大开。论坛上的好友都成了我的QQ好友,为了跟上论坛上学友们的程度,他们看什么书,我也跟着看。

那时候,网恋是新生事物,“朝阳群众”严防死守,生怕自己孩子网恋。那时候第一批上网的青年有的网恋成功,有的网恋失败,有的成家生子,也有选择做单身贵族的。当年极力反对网恋的大人们,如今都在鼓励家里的单着的孩子从网上找一个吧。这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工作后,QQ的功能升级,传输文件特别方便,现在这个功能依然强大。很多公司担心员工上班网恋耽误事,理论上不让上QQ,我的工作需要随时传东西,所以一上班就上QQ,兄弟单位还有用QQ登陆来做考勤的呢。

工作后,同事、同学、家人、工作里认识的朋友,论坛上的好友,都在QQ上。自从有了QQ群,朋友们的交流更自由更方便了。那时候的群,跟现在的微信群意义完全不同。微信群里的人都是数据和潜在客户,而QQ群里的朋友则是某个维度上有共同爱好的朋友。

我有个双升QQ群,2008年那会儿,QQ游戏玩得很多。我的牌友群每天晚上9点准时打卡,然后去游戏大厅开房。群里有两对小两口,他们很自觉地跟其他人做对家,如果两口子做对家,一定会从游戏里吵到家里,甚至影响夫妻生活。2009年,我们的牌友群终于在南京聚会,吃饭唱K侃大山。现在工作多用微信和微信群,微信中的好友多是从工作关系渐渐发展成私人好友,无法像QQ时代,找到更为纯粹的可以在一起吃喝玩乐的心灵之友。90后变得宅了,其实,并不是这一代人喜欢宅在家里,而是科技与交流手段让他们更习惯于自处吧。

自从发现企鹅直播发弹幕的乐趣后,我看比赛的习惯从一个人看电视变成一边看电视一边打开企鹅直播看弹幕。去年欧冠比赛就是这样。企鹅直播比电视延迟一旦,电视里已经进球了,直播室里球还在另一个半场呢。直播室严谨剧透,跟我一样双开的,在对话框里输入“66666”,就等着这边进球。

世界杯期间,企鹅体育没有买到版权,直播室的小伙伴表示,这次企鹅有点不给力呀。我们每天相聚在直播间,大家都是看着电视在直播间扯闲篇,很多人一起看比赛,特别开心。有一次比赛用了欧体俄台的信号,中场休息的时候,俄台播了花样滑冰美少女的采访片段,半个直播室都沦陷了,从主播到普通吃瓜群众,都被迷得七荤八素。想想就觉得很好玩。

每个周末,一群纯看球的球迷聚在一个直播间,那个直播间的主播大概是跟我年纪差不多的老人家,不太喜欢用微信,他主要是在QQ群里发直播消息,在这个群里,没有赌球买球的负担,大家周末开开心心看球,小聚一下,并非为了钱,感觉又找到了以前的感觉。

虽然现在QQ上收到的消息少得可怜,我依然会先回QQ的消息,因为更爱QQ的家伙们,都是跟我一样懂生活有情趣的那一小撮呢。